第二届“清风妙笔书廉心”廉政文化作品大赛优秀作品选登——文学创作类二等奖

作者:夏东伟(2017-06-23)

【二等奖获奖作品】

金扣的暑假

——刑事司法学院 张正

中考成绩一出来,金家大喜过望,父亲慨然允诺,驱车直下扬州,将金扣送到了小柳庄乡下外婆家。外婆桥边有天堂,金扣在小柳庄里,度过了金色童年,因此总对外婆家念念不忘。

来了玩就是十天,仍无归意,爸妈也不催,他就照着自己的想法,准备再玩上个十天半月。在这里,金扣与堂堂大伟等几个儿时伙伴,算是对上拐,接通筋了,整天野得无影子,就差上房揭瓦,难怪村里人都说,他们前世是冤家,来世是兄弟。

每天,从镇上, 堂堂骑着美利达自行车一到,三架自行车已迎到路边,其中,要数金扣的山地变速车,最牛。大家说的牛,是笑话金扣。金扣平日上学、放学,都是父亲小车接送,会骑车是这几天的成果,但是目前,他还不敢骑快,老是手扶车刹,颠倒顿踣。说他车子牛,是赖地打滚的牛,是老牛爬滩的牛。

他们“一路现花生”,在灰色通村公路上,远远望见同庄的王小雅,拖着拉杆箱,背着双肩包,很困难地走过来。

我说是嘛,大学生也放暑假了。

金扣看见,小雅先碰到了白头养路工,汗流浃背扫大路的那个人,不知她叽里咕噜,跟那个老头子说了些啥,谁也没有介意,可是老头子很生气,嚷嚷起来,大家都听见了,是这么一句:

“自已的路自己走,别想指望外人!”

天热难当,路泛白光,玩乐中的金扣,并不觉得溽暑酷热,可是小雅,显然被行李辎重累坏了。

祖屋与小雅家贴壁的堂堂,见到小雅满身灰尘,神色黯淡,便心有不安地停下了美利达,问:“小雅姐,怎么,你爸爸没有用车接你去啊?”

被爷爷抢白得眼圈红红的小雅,脸色蓦地一红,低下了头。

大伟狠狠瞪了堂堂一眼,堂堂方觉失言。还是金扣反应快,叠口连声地说,我们送你,我们来送你…

金扣的车技,实在不敢恭维,车骑得歪歪扭扭,当然担不了英雄救美的责任,但是他骑着骑着,忽然感觉气氛不对了。

因为一路之上,谁都没有吭声。

送别小雅,金扣才知道小雅爸爸的事。作为乡村卫生院的院长,千不该万不该,在高价购买药贩子药物的同时,也收入下了药贩子打包送的牛皮糖。

金扣愣怔了半天,才懂得此处牛皮糖的实指。

堂堂无限同情地说,半夜三更的,我爸接到小雅妈妈的电话,请我爸出车,将小雅奶奶送到医院急救。堂堂还说,小雅妈妈是哭得鼻子打的电话。

大伟说,那天下午他看到院办主任来到王小雅家,说王院长要出门学习,路途远,时间紧,特地托付他来取些换洗衣服。小雅奶奶不知深浅,忙上忙下顺衣物,打行李,笑逐颜开,满心欢喜,末了还强留来人抽烟喝茶,闹得人家十分被动,最后几乎是夺门溜走的。

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当天晚上,听见小雅妈妈在卧房里哭,先是低声,后来声音大起来,老太太就省悟来人取衣服的蹊跷了,当即身子也就蔫了。老太太本来血压就高,常年服药,哪里经得起这突如其来的消息,加上天塌下来般的惊恐?她的担心不无道理,万一儿子坐了大牢,儿媳妇再撇下一家老小,远走高飞,这个家就完了。

大伟、堂堂显然已经知道原委,颇像两个大人似的叹息起来。一个叹,想不到小雅爸爸是这种人!一个说,小雅爷爷起早带晚扫大路,算是白辛苦了!儿子是个“耷嘴谤”!

屁股搁在车后座上、双脚撑地的金扣,听起他们的指戳、谈论,浑身不自在起来,推说天太热了,咱们就玩到这儿吧,我要回家。说完,跨上自行车,双手扶车把,用脚猛踩脚踏子,把自行车骑得像个疯狂的卡丁车,一路跌跌撞撞的。

利到眼前知缩手,祸打头来猛刹车。被儿子紧急呼叫喝止的金扣爸爸,最终信服地系上了“安全带”。

三年后高考一结束,金扣爸爸妈妈与金扣,驱车悄悄到了小柳庄,并探望半身不遂的小雅奶奶。小雅爸爸从“里面”出来了,由于乡亲们相信他的医术,仍旧做一个乡村医生,只是院长的座位,早就换上了别人的屁股。

倒是小雅的爷爷,那个勤劳本分的白头发养路工,因为拼命找事做,整天抽闷烟,诱使癌症复发没多久,去年冬天就去世了。